拉乾爹,誰是你爸爸?


2019-08-17 由 垚鑫淼森焱 發表于親子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誰最中國當代人都有好幾個爸爸。出生之後有親生爸爸。小時候可能認...

- 2019年8月18日09時30分
- 【baby】

2019-08-17 由 垚鑫淼森焱 發表于親子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誰最中國

當代人都有好幾個爸爸。

出生之後有親生爸爸。

小時候可能認過乾爸爸。

常逛淘寶的有馬雲爸爸。

當了乙方有甲方爸爸

搞了藝術有金主爸爸。

除了親爹,剩下的都算乾爹

如今時髦,到處認乾爹

認得主動又痛快

喊得自然又親切

認乾爹是中國古老的習俗之一

從前人拿這個當大事

不輕易,不容易

如今的人拿這事不當事

很隨意,很願意

細究起來

認乾爹看著不是事

不過是改個稱呼

拉個關係

其實背後

牽扯的都是大事

認爹的原因很多

有時候簡直攸關性命

《紅樓夢》里有個經典段落:王熙鳳的女兒巧姐生在陰曆七月七,不是個好日子——在鬼月。王熙鳳怕孩子養不大,就讓巧姐認劉姥姥當乾娘,因為「貧苦人家也壓著住些」。

為了讓孩子順利長大,就給孩子找乾爹乾媽,上至東北,下至雲南,很多地方都有過這樣的風俗。在雲南省傈僳族,一直沿襲著給嬰兒「攔乾爹」的習俗。

「攔乾爹」不複雜。嬰兒滿月之後,父母擇吉日,抱著孩子,帶茶酒、三牲、香錢,尋家附近的交通要道,且有河溝之地,燒香、擺祭品,等待。香燃盡前,攔住第一個經過的路人為乾爹,若是婦女則認其夫,娃娃就從其父,款待酒席,求賜名。如果來的是動物,也算數,小名就隨動物,叫阿牛、阿狗、阿豬。

古代的醫療條件不好,嬰幼兒死亡率極高,爹娘為了讓孩子活下去,只好搞些封建迷信活動,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至於這迷信的根據,有算命師傅可以根據《周易》講出一套理由,大多數人還是當封建迷信。這一套,至今還有人信。

據說湖北省一山區中有「靈石」一塊,曾為一疲勞駕駛的貨車司機「擋災」,被當地人奉若神明,時時祭拜。拜久了,竟成了都市傳說,引得八方遊客一齊來拜,數十年香火不斷。很多人帶著孩子來——聽說孩子認石作爹,就能變聰明。每年春節前後,周圍鞭炮攤的流水一天兩萬。香燭擺得密密麻麻,豬頭買大了就沒地方放。

希望那些拜石頭的孩子,長大不要像孫悟空一樣調皮就好。

從社會學或生物學層面討論,孩子都是一個家族的希望。一個家族沒有後嗣就要滅絕,談何繁榮。所以從古至今,兩種人最重視子嗣,一種是皇上,一種是太監。前者家裡有個皇位要繼承,後者怕沒人養老送終,延續香火。

世界上最好的乾兒子,應該是九五至尊。

東漢時期,政局混亂,多屆皇帝年幼,外戚專權,宦官亂政。放在別的朝代,皇上怕是要愁白了頭,可漢靈帝卻公開宣稱:「張常侍是我公,趙常侍是我母。」意思是,太監張讓是他爹,趙忠如他娘。好一個孝順的乖兒子,他們倒是一家子整整齊齊。

苦了天下人,給兩個亂政太監當孫子。

趙麗穎主演的電視劇《知否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》,當中有皇帝過繼義子的情節,史上確有原型——宋仁宗膝下無子,過繼堂哥家孩子趙宗實為義子。仁宗歸天,趙宗實便承襲帝位。於是觀眾認為帝王是世上最好的乾爹,其實不盡然。

《三國演義》中,劉封是劉備的義子,年紀輕輕便受封副軍中郎將。蜀國雖小,好歹也是一國,劉封這乾爹認得不錯。劉備子息單薄,家裡多個孩子是好的。

然而,隨著劉封能力漸強,諸葛亮擔心他剛烈勇猛,幼主當政後難以駕馭,便找機會勸劉備除掉他。結果是,劉封被賜自盡,劉備哭了一場。

後世讀《三國》,當謹記,乾爹是個坑,入坑需謹慎。

甲方爸爸這個詞,是這兩年才流行起來的。從前的乙方,還喊不出口這樣的詞。大概是因為從前的乙方還有自己的堅持。

可是,當代工作節奏如此之快,「自己的堅持」實在顧不上,也不太可能堅持。

甲方爸爸是誰?

對於設計師來說,甲方爸爸是五十歲的中老年人,每天寫毛筆字,研究養生信息。他喜歡濃郁又淺淡的大紅色,風格簡單又精緻複雜的小程序。

對於文案來說,甲方爸爸是關注了200個微信號的中年女子,她渴望跳脫又保守的文字風格,刻畫人性又充滿娛樂性的爆款推文。

對於審計來說,甲方爸爸是三、四十歲的私企老闆,他能一口氣喝三瓶茅台,唱一整夜老歌,順便跟五六個小姑娘聊天。

爸爸們很嚴格,如果乙方不聽話,爸爸就要撤資。撤資可能意味著一個工作室的倒閉,一台節目的撲街,一個公司大半的員工失業。

想到這些,乙方就難過得要哭出來。

乙方積極調整心態,直面甲方,微笑,點頭,喊爸爸。請爸爸看看方案,請爸爸審核初稿,爸爸請看第34稿的修改。爸爸要什麼都行。

綜藝節目裡,給金主爸爸做廣告成了梗,觀眾看了廣告還要會心一笑。

心理學家阿多諾於1950年提出一種人格特徵——權位人格。具有這種人格的人,面對弱者會誇耀自己的力量,面對權威者又卑躬屈膝,絕對服從。

換句話說,這就是奴性。是人骨子裡的劣根性。

為了生活,為了成前途,為了一些在意的東西,人們輕而易舉地對資本稱臣,堂而皇之地對權利下跪,隨隨便便地認人當爹。看起來容易,心裡可能很糾結,可是越糾結,越要放棄自己,畢竟全世界都承認資本力量的強大,那乾脆就做得坦蕩一點,徹底一點,不但要下跪,而且要跪舔。結果就是網上所有人都自稱「舔狗」和「社畜」。

資本操控一切,資本碾壓尊嚴,玩弄藝術。怎樣才能不做資本的奴隸?

或許,「極致服務、專業精神」是一條走得通的路。再霸道的資本家,也會為極致的服務所折服,被專業的精神所壓倒。再難搞的爸爸,也會尊重匠心和誠心。

不想做兒子,裝孫子,就先做好自己。

其實當代還有一種乾爹,更加小眾。或許你曾經在朋友圈、微信群、孩子校門口見過:蘭蘭媽大聲招呼著巧巧媽:哎呀,你今天可真好看!氣色真好!

巧巧媽也誇張地回應:什麼呀!你才是真的漂亮呢!瞧瞧這皮膚!你口紅什麼色號啊?

或許,巧巧媽是北京土著,蘭蘭媽家裡開公司,所以就讓孩子們互相認了乾爹乾媽。平時多多走動,方便資源交換。他們勢均力敵,關係平等。他們的孩子過得舒心,備受關懷。

這是最讓人舒服的非血緣親子關係了。

難受的是旁邊看熱鬧的人,一直腹誹:聲音真大,演技還差。

編輯:逗逗龍

- 參考資料 -

張朝政 雷華 《傈僳族攔乾爹》

-特別鳴謝-

首圖 | 夜久-花瓣網


最新發布內容

熱門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