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紅樓夢:和75歲劉姥姥學公關,四招為自己賺了100萬


2019-07-18 由 屏山品紅樓 發表于文化如若來一個《紅樓夢》最歡樂場景評選,四十回的史太君兩宴大觀園定拔得頭籌。劉姥姥一個...

- 2019年7月20日10時30分
- 【culture】

2019-07-18 由 屏山品紅樓 發表于文化

如若來一個《紅樓夢》最歡樂場景評選,四十回的史太君兩宴大觀園定拔得頭籌。劉姥姥一個莊戶老嫗,讓榮國府一眾女眷,主子奴才,上下老幼,開懷笑了個痛快。

演員自然是劉姥姥,說她是演員,因為劉姥姥進大觀園,她本已帶著幾分的表演,鴛鴦和鳳姐捉弄她,兩個人飯後向她說:姥姥別惱,我給你老人家陪個不是。劉姥姥就說了:

「姑娘說哪裡話,咱們哄著老太太開個心兒,可有什麼惱的!你先囑咐我,我就明白了,不過大家取個笑兒。我要心裡惱,也就不說了。」

可見劉姥姥心裡明鏡似的。

老太太、太太等一乾女眷們笑了個延年益壽,拿錢也是買不來的。劉姥姥成了榮國府最好的相聲演員,效果立竿見影,表演者同樣立刻就獲得了回報:

老太太、太太、奶奶並小姐們,連各房裡的姑娘們,都惜老憐貧的照看(劉姥姥)。如何照看呢?一是劉姥姥成了受歡迎的人;二是榮府上下對劉姥姥的物質金錢支援。

劉姥姥二進榮國府,實現了互利雙贏,皆大歡喜。處於社會底層的劉姥姥攀上了赫赫國公府,這個鄉下老太太,用了下述四招,一舉實現從貧農到資產百萬中產階級的華麗轉身。

一、一口袋的土特產是劉姥姥最樸素的心意

頭一年入冬,劉姥姥一家生計沒了著落,不得已來到榮國府打抽豐。儘管周瑞家的打著自己的小算盤,可她也是幫了劉姥姥的。鳳姐給她二十兩銀子,不過是打發應付,但不可否認,這二十兩銀子救劉姥姥一家於危難,度過寒冬,也解決了來年生產資料的問題。

劉姥姥謹記這份救命之恩,因著多打兩擔糧食,挑最好的菜蔬背了一大口袋,到榮國府報恩來了。

國公府當然不缺劉姥姥這點蔬菜,但75歲的劉姥姥背著一大口袋沉笨東西,大老遠的從莊子上背進城裡,老人的這份報恩的誠心任誰也要動容不是?靠著榮國府發財升官的多了,傅式、孫紹祖、賈雨村都是,他們對賈府的不過是利益交換,或者是趨炎附勢。劉姥姥雖然窮,她是真的感恩,也是真的樸素。她沒有考慮放長線釣大魚,如果不是活不下去,因為社會地位懸殊,她估計也不會踏上榮府的門。她很懂:就她這門子王家的窮親戚,來了其實就是給姑奶奶打臉。

若說劉姥姥此舉就把榮國府的主子感動了,倒也不至於,但至少,大家知道了劉姥姥是個樸實又知恩圖報的人。就是因為這一點點的原因,平兒向王熙鳳匯報時,鳳姐就多說了一句:

「大遠的,難為他扛了那些沉東西來,晚了就住一夜明兒再去。」

想當初劉姥姥來打抽豐時,凍餓的祖孫倆趕著來,鳳姐給完二十兩銀子就趕緊打發她走,兩相對比,這一次王熙鳳這心是軟和下來了。就這麼一句關心,平兒就下了個結論:

「這可不是投上二奶奶的緣了。」

一旁的賈母聽見,馬上來了興趣,想要見見這麼個同齡人,找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說話。每天天下菜蔬輪著吃的賈母也感慨的說:

「我才聽見鳳哥兒說,你帶了好些瓜菜來……我正想個地里現擷的瓜兒菜兒吃。外頭買的,不像你們田裡的好吃。」

這話今天說還可以,那個年代又沒有大棚,更沒有化肥農藥,說口感不一樣是不可能的,要說真的不一樣,是因為這背來的菜里滿滿的感恩,是榮國府積德行善的業果。心情不一樣倒是真的。

二、投其所好誇人夸到了點子上

劉姥姥竟然見到了一品誥命夫人史太君賈母,還能面對面坐著閒話家常,這對劉姥姥來說當然是莫大的福氣。連平兒都高興的說:您老兒的福來了。真是想不到的投上緣分了。

既然是同一品誥命夫人嘮嗑,這對劉姥姥這個鄉下婆子可是不小的挑戰。這個嗑怎麼嘮可是考驗水平。她一見賈母,一句「請老壽星安」,寒暄沒兩句,劉姥姥說了一句「老太太生來是享福的,我們生來是受苦的人」,倒不是恭維賈母,而是將榮國府的高高在上說成真理般的存在,要知道,統治者最怕老百姓說「王侯將相,寧有種乎?」劉姥姥的話是粗,可給對方的感覺是恰如其分的。所以,賈母馬上來了興致,邀請她住兩天,逛逛賈府的園子再回家去。鳳姐心領神會,就明白這是合了老太太的心了。

再看劉姥姥講的故事:一個九十歲的老奶奶,只有一個兒子,兒子只生了一個孫子,誰知這孫子十七八歲死了。本來這老奶奶該絕戶的,因為她吃齋念佛心誠,感動了觀音菩薩,觀音奏了玉皇,又給了這老奶奶一個孫子。如今已經長了十三四歲了。這劉姥姥估計略一觀察,就知道寶玉對賈母意味著什麼了,這臨時謅出來的故事,甚合賈母王夫人心思。不得不佩服劉姥姥察言觀色的本事。

就連她講的那個十七八歲小姑娘抽柴草的故事。不是一樣把寶玉的心吊得足足的,立馬派人去找供那神像的廟,後來找不到,寶玉就決定秉明賈母王夫人為茗玉小姐建廟塑身,還要將管理權交給劉姥姥呢。

兩個故事講完,遂了賈母、王夫人、寶玉的心,這就算是將榮國府最難搞的三個人拿下了。對年輕的一輩,劉姥姥一樣有辦法,當她知道惜春竟然會畫大觀園時,贊道:你小小年紀兒,這麼漂亮,還這麼能幹,別是神仙托生的吧。黛玉是賈母的心頭肉,漂亮那是人人都看得見的,這麼夸當然沒新意,人家劉姥姥會夸:

「這哪裡像個小姐的繡房,竟比那上等的書房還好。」

這種另闢蹊徑的夸,讓賈母相當的得意。

三、化作女篾片,送給榮府一份大禮——歡樂

劉姥姥一個窮苦鄉下婆子,和榮國攀上了親戚,榮府輕彈一下,就能改變她的命運,可是劉姥姥對於榮國府的大小主子、上下主奴們,有什麼價值呢?

劉姥姥或許不會這麼分析,但她深懂等價交換的道理。從劉姥姥見到賈母的第一面起。劉姥姥就開始體現了她的價值。也就是說,榮國府女眷開啟了從未有過的歡樂模式。在劉姥姥的言行舉止里,也可以說是半表演里,未來的兩三天裡,榮府上下,主題就是兩個字——歡樂。

豪門貴族,處處是規矩,時時是窠臼,每一個人都嚴苛的需要固守在自己的行為規範里。誰知劉姥姥破門而入,帶著新鮮的泥土的味道,帶著是最顯著的粗糲的標籤。豪門的太太奶奶小姐們哪裡見過這一款,吃慣了魚肉,現在來一野菜,樣子再難看,也覺得口感清新不是?所以,劉姥姥說什麼都覺得好玩、好笑,要是再刻意的一誇張,那完了,直接笑倒一大片。插了滿頭的花兒是這效果,一句「老劉老劉,食量大如牛,吃個老母豬,不抬頭」更是這樣。信不信,劉姥姥回到屯子上做這樣的表演,她的鄉鄰一定不覺得好笑,至少不至於笑到所有人沒了形象。

劉姥姥給予榮國府的,是她們最缺少的開心和歡樂,是萬兩白銀也買不來的,如果非要市儈的說二者的交換,也是榮國府賺了。所以,劉姥姥這個鴛鴦口裡的女篾片,才是真真聰明、真智慧,是真正的高手。

四、打了姑太太的臉

劉姥姥之所以能進了國公府的門,是因為她是王夫人的親戚,她再窮,再吃不上飯,王夫人的父親和王狗兒之祖的確當年是連了宗的,兩家一度也是來往的很親密。可是王狗兒家敗了,在城裡都沒有了立足之地,後來索性搬到屯子上務農去了。王家也一度照看過這個窮了的親戚,可是王家一敗再敗,自己不好意思來往,這些年才斷了交往。

古人的連宗可是大事,講到檯面上來,那應該是一家子人。所以,劉姥姥進榮國府,最先是衝著王夫人來的,王夫人沒見,一是她從內心看不上這門子窮親戚,覺得這等小事鳳姐打發了就完了。再一個,王家的窮親戚都跟到賈家來了,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。劉姥姥自己也明白,自己家窮,走動不起,來了沒得給姑太太姑奶奶打臉。

有了以上的四個因素,劉姥姥二進榮國府,成了人生贏家,比如鳳姐是徹底認同她了,連女兒的名字都請劉姥姥給起。榮府眾人送她的衣服吃食藥品等不算,王夫人給了她一百兩銀子,請人傳話給她:買幾畝地,或者做個小買賣,以後別再投親靠友的。這裡面有老交情的因素,更多的,是讓她打理好自己的生活,以後不要再來了。王熙鳳送了現銀子八兩,賈母送了她兩個筆錠如意的錁子,這個應該是金錁子,大約能值個一二十兩銀子。康熙年間的一兩銀子可以買普通大米兩石,一石是94.4公斤,也就是說,一兩銀子可以買188.8公斤大米,按現在一公斤大米8塊錢算,一兩銀子的購買力差不多相當於今天的1500元。劉姥姥得的現銀摺合今天的人民幣,應該有二十萬的樣子。

還有更值錢的一樣東西,就是被劉姥姥喝了一口,妙玉嫌髒不要了的成窯五彩小蓋鍾,成窯五彩,就算在明朝成化年間,也是稀有的珍寶,到了《紅樓夢》成書背景的康雍年間,那是妥妥的珍貴古董,有多珍貴,比五彩次一等的的成窯鬥彩,現在只要一拍賣,就是以億為單位的,故宮博物院收藏著一對兒成窯鬥彩雞缸杯。而妙玉的成窯五彩小蓋盅,比鬥彩要高一個檔次。妙玉讓扔到外面去,寶玉說,不如送給那個窮婆子吧,她換了錢也可以度日。於是,這個成窯五彩小蓋盅就被寶玉送給劉姥姥了。就算是銀子非常珍貴的清代前期,這樣的古董一千兩銀子還是要的吧。換算成今天的人民幣,絕對是百萬以上的價值啊。

劉姥姥二進賈府,離賈府敗落,也就二三年的時間,劉姥姥回到家再會經營,一百多兩的銀子也翻不出花兒來,她後來拿什麼贖回了巧姐?定是值大價錢的這個成窯盅子起了作用。想當初你們嫌髒的施捨,最後挽救巧姐於水火,也算是大師級的諷刺了。

我是屏山,歡迎點評、關注。為您研讀《紅樓夢》里的真故事。

參考原著:甲戌本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》;庚辰本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》;人民文學出版社120回通行本《紅樓夢(上下冊)》(庚辰底本前80回)

圖片來源:清 孫溫《繪全本<紅樓夢>圖》


最新發布內容

熱門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