悽美(作者:司海玲)


2019-05-15 由 黑龍江網絡作家 發表于文化「悽美」,淒涼而美麗的意思。在我看來這個詞語最適合用來形容愛情。牛郎和織女、梁...

- 2019年5月15日10時30分
- 【culture】

2019-05-15 由 黑龍江網絡作家 發表于文化

「悽美」,淒涼而美麗的意思。在我看來這個詞語最適合用來形容愛情。

牛郎和織女、梁山伯和祝英台、焦仲卿和劉蘭芝、陸遊和唐琬、蘇軾和王弗、李清照和趙明誠、賈寶玉和林黛玉……

人們對愛情總是充滿了各種想像。願有情人終成眷屬,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。喜歡說人世間最長情的告白就是陪伴,喜歡說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。」

我們願的,我們喜歡的,又有多少愛情佳話。

廣為流傳的還不是七巧節的鵲橋、還不是雙飛的蝴蝶與孔雀、還不是「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」、還不是「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」、還不是「雁過也正傷心」、還不是「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」……

愛情往往是因為不完美才變得美的,所以才有了「悽美」這個詞語。

我相信愛情,也相信相依相伴不負終生。然而,夕陽下相互攙扶的背影,哪個不是柴米油鹽一路走來,走著走著就把愛情走成了親情。

司馬相如一曲《鳳求凰》感動了卓文君,但一見鍾情不是結局。一見,司馬相如做到了;鍾情,司馬相如沒做到。如果不是卓文君的一首《白頭吟》,不知司馬相如又會為幾個誰彈奏「鳳兮鳳兮歸故鄉,遨遊四海求其凰」,又怎會親自回鄉,把文君接往長安。不知道文君坐在駟馬高車裡,心裡是什麼滋味。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看似結局完美,可是秋來雁去的時候文君心裡就沒有一點點不甘嗎?

徐志摩喜歡林徽因,不惜拋妻棄子,從康橋追到了燕園,無果。金岳霖一生守候徽因,光明磊落,坦坦蕩蕩。林徽因是聰明的,她用一生去回答的是梁思成,徽因喜歡的應該是「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。」

如果當年徽因接受了徐志摩,徐志摩就不會移情陸小曼嗎?如果當年徽因接受了金岳霖,金岳霖會用一生去守候嗎?這些都是無解的題。

因為不完美,我們對徐志摩林徽因津津樂道。知道梁思成的人都知道徐志摩,知道徐志摩的人未必都知道梁思成。在完美面前,不完美好像更吸引我們。

我們一遍遍地讀,「楊柳岸,曉風殘月」「在天願做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」「千里咫尺一江水,嘔心瀝血兩地書」……我們讀的是殘缺的悽美。

記得上學的時候,在一個書攤上,隨手翻起了一本書,是關於高君宇和石評梅的。當時看對石評梅極為不解,「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」現在想來,石評梅自有她的道理。

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」「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」。「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」求之若得呢?那我們還去哪裡找尋悽美呢?

「悽美」也是美,只是不知淒涼了誰,又美麗了誰。


最新發布內容

熱門閱讀